薛燃.

嗷咿吆嗷咿吆咿

无泪之城,爱薛永恒。

对不起,之前跟你分手真的是有苦衷。

天下着雨,雾霭下的沉寂让我回忆过往的点滴。 从小到大,表扬和赞美我都一笑置之。良药苦口利于病,忠言逆耳利于行,反倒是那些说教与批评我会铭记于心便于及时改正。但身边亲友对我总有一问 “你长的好看能怎么样? 当饭吃?” 二十一年不得解惑,诚求解。 ​

别了,英国的那位双胞胎。因为我有了“今日新欢” 。